您当前位置:南阳侨商会 >> 新闻中心 >> 经济动态 >> 浏览文章

经济动态

探路2017年银行信贷:重点是这些

发表日期:2017年01月06日 阅读次数:  来源:本站原创 字体:【

  导读:纵观刚刚过去的2016年,近半数银行信贷流向房贷,为多个城市的楼市狂欢提供了动力,随着限购限贷政策加码,热门城市房贷又开始“速冻”;另一方面,实体企业需求疲弱,中小微企业风险较多暴露,银行信贷十分谨慎。

 

  2016年,住房按揭贷款一路狂飙,据央行数据统计,以房贷为主的居民部门中长期贷款在新增信贷中占比45.31%,2016年7月份,这一比例一度达到102%。

 

  多位基层银行行长介绍,受限购限贷政策限制,2017年热门城市房贷将进入“速冻期”,非热门城市将继续支持房贷需求;作为多数银行个人贷款业务的顶梁柱,房贷在整体收紧的情况下不免会出现大幅下滑。居民消费贷款将成为主要拓展方向,个人业务在当前银行业务中“稳定器”的作用愈发凸显。此外,小微企业信贷整体收紧。

 

  实体企业需求不振,中小微企业不良又较多爆发,银行信贷普遍变得谨慎。在此情况下,银行大量的信贷投放到底流向何处?

 

  “国企”“上市公司”“政府项目”,在多位基层银行行长的访谈中,上述关键词反复出现,成为追求信贷安全下的出路。

 

  浙江地区某支行行长,该行当前对公业务主要集中在四类:一是政府项目,当前政府平台举债严控,PPP项目是好的选择,主要在园区基础设施建设上,能参与到PPP项目中的机构实力都比较强,项目收益较高,而且普遍有财政资金作为还款来源。二是国有企业、国资背景的子公司,也有延伸产业链上的小企业,安全系数都比较高。三是上市公司,资本市场活跃时上市公司的融资、并购需求很多,而且上市公司财务规范。四是行业龙头企业,即便是差的行业里面也有好企业。

 

  政府项目并非完全没有风险,武汉一位支行行长坦承,之所以看好政府项目,一方面是政府信用,有源源不断的税收作为还款保障;另一方面从从业人员的考核角度来看,即便政府项目违约也不会对业务人员问责,而且轨道交通、高速公路等政府项目动辄10年、20年的期限,对当事业务人员不会有负面影响。

 

  而在银行经营利差严重收窄的情况下,银行开始追逐过往不屑的“蝇头小利”。银监会统计显示,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,商业银行当年累计净利润13290亿元,同比增长2.83%。与过去动辄两位数的利润增速不可相提并论。多位银行业人士表示,2016年对银行或许是最困难的一年,利差下降很快,逼迫银行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,投行、同业等都是可能发力的方向。

 

  十位基层银行行长访谈信贷困惑:房贷“速冻”,转向迷茫

  逐低风险政府、国企项目拓展非信贷业务盈利点

 

  近一个月以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10位银行分行、支行行长,他们来自一线至四线城市的国有大行、股份行,及个别城商行。作为一家银行分行或支行的管理者们,执行总行下达的任务要求,同时根据地方实际情况进行平衡,他们掌握着区域经济最真实的状态。

 

  倾听他们的观察和感受,可以一窥2017年的银行信贷业务趋势,而困惑和迷茫,成为他们口中不约而同的关键词。

 

  热门城市房贷“速冻”

 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央行数据统计,以房贷为主的居民部门中长期贷款在新增信贷中占比45.31%,2016年7月份,这一比例一度达到102%。

 

  广州一位支行行长介绍,该行房贷每天有固定的总量额度,额度内都可以放款,超过额度就要等第二天排队。同业人士分析,这或许也是总量控制,根据到期房贷量释放新增量,但也维持总量稳定。

 

  武汉某支行行长介绍,该地房贷市场竞争激烈,个别此前未涉足房贷的银行在2016年也大力介入,给出折扣利率,比拼放款速度和效率。在限购限贷后,他接触到的贷款需求还很旺盛,认为效果仍有待观察。

 

  不过在非热门城市,房贷或将继续平稳增长。

 

  “目前我们的房贷政策没有太大变化,但是业务流程更严谨了。银监和央行部门最近对首付款的资金来源进行穿透式检查,比如装修贷批下来后被挪用做首付,银行都会加强管理,对贷款进行全流程穿透。”浙江某地支行行长介绍。“不管怎样,房贷都是当前的优质信贷资产,相比公司贷款安全系数很高,各行都会推进,能做多少做多少。”

 

  广东地区某分行行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该地区在上一轮楼市热潮中涨幅微弱,但是受刚需和投资需求影响,销售有所上升。该地区目前仍有大量库存,房贷仍会持续推进。“现在没有一刀切,一城一策,整体是收紧的态势,但是松紧度也会不同。”

  

  “实体经济还不算好,对于按揭的业务很重视,收益还可以,质量又更好。”其他非热门城市的行长也表达了类似观点。

 

  房贷是多数银行眼中的“蜜糖”,但也有少数银行较少参与。

 

  有两位房地产热门城市的分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房贷的利率较低,且竞争激烈,需要投入更多人力,已显不划算。

 

  作为多数银行个人贷款业务的顶梁柱,房贷在整体收紧的情况下不免会出现大幅下滑。多位行长表示居民消费贷款将成为主要拓展方向,个人业务在当前银行业务中“稳定器”的作用愈发凸显。

 

  上述武汉某支行行长介绍,当前企业杠杆已经很高,而居民家庭的杠杆率相对较低。居民消费的业务做了很多,包括购车、信用卡分期和个人无抵押信用贷款等。

 

  上述广州某支行行长也表示,该行以及当地同业在2016年以来设计推出了多个消费贷款产品。“现在已是充分的市场竞争,从一家三四线城市的分行来说,存在的必要性就是立足于个人、零售业务。不过零售需要较长时间的积累,不能立竿见影。首先要解决吃饭问题,解决上级行的考核,目前增量还是在对公较多。”浙江某分行行长表示。

 

  小微融资收紧,“做企业不如炒房”?

 

  银监会统计显示,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,用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贷款(包括小微企业贷款、个体工商户贷款和小微企业主贷款)余额25.6万亿元,同比增长13.7%。同时小微贷款有“两个不低于”的要求。

 

  经济增速放缓,导致信贷风险较多暴露,银行业加大对信贷安全性的考核。在此情况下,小微企业融资空间被挤压。多位银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,对小微企业难言支持。

 

  “我们的感觉是,不良还没见底,但风险爆发的趋势已放缓。主要是很难把握小微、民营企业的真实经营状况,有很多无法防范的因素,即便有抵押担保的要求,也不太可控。”上述武汉某支行行长介绍。

 

  实际上,小微贷款的不良率可能远高于公开数据。

 

  上述广东某分行行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2016年该地区制造业没有明显起色,陶瓷等低端制造企业处于很艰难的状态,客户风险也相继暴露。合作多年的存量客户经营不理想,新客户开拓更是基本停滞。“要么索性停产,要么微利维持。银行对于私人企业、小微企业,基本没有支持到。”

 

  “做实业不如投资房地产,地产的复苏对于制造业挤压更为明显。有一些企业老板在深圳广州,靠着积攒的利润买几套房子,2016年都能净赚有数百万,而经营企业一年辛辛苦苦,利润也就两三百万元。”该行长介绍。

 

  在采访中,对于小微不良担忧的声音不绝于耳。不过,这样的“砒霜”,也仍有银行去尝试。

 

  “我们行体量不大,业务更追求效益,对于贸易类、科技类等小微客户都在做,大型民营企业会加强合作,中小型企业会要求抵押。现在不良的压力不算太大,但也比较谨慎。”一位城商行分行行长表示。

 

  他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,现在总行也加大了对贷款的考核。“对公的营销难度大了,企业需求没那么旺。”

 

  一位股份行分行行长介绍,该行在小微业务领域进入较早,在供应链小微企业客群中耕耘很深,控制住不良的同时也有较好的效益回报。

 

  西南一位城商行行长也表示,该行在小微领域也重点布局了制造业供应链,以及医院、医药领域的中小企业。“如果这些中小企业熬过2017年,会是比较好的机会。而对于其他银行来说,不良情况比账面要高,银行也还是有一定的动力做一些高收益项目去修复资产负债表。”

 

  争抢国企、上市公司、政府项目

 

  实体企业需求不振,中小微企业不良又较多爆发,银行信贷普遍变得谨慎。

 

  浙江地区某分行行长介绍,此前该地区银行主要客户就在中小民营企业,但当前民营企业遭受较大冲击。该行及当地同业目前主要做一大一小。大即为政府项目、重点工程包括大型企业、上市企业;小即按揭等零售业务。

 

  “银行面临着优质资产荒,优质,就是风险度低,主要是政府项目、大型企业。当前分行把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,信贷业务都做风险可控的项目。”前述浙江地区某支行行长表示。

 

  该行长还介绍,该行当前对公业务主要集中在四类:一是政府项目,当前政府平台举债严控,PPP项目(公私合作项目)是好的选择,主要在园区基础设施建设上,能参与到PPP项目中的机构实力都比较强,项目收益较高,而且普遍有财政资金作为还款来源。二是国有企业、国资背景的子公司,也有延伸产业链上的小企业,安全系数都比较高。三是上市公司,资本市场活跃时上市公司的融资、并购需求很多,而且上市公司财务规范。四是行业龙头企业,即便是差的行业里面也有好企业。

 

  这样的项目也是多家银行争相进入的领域。

 

  沪上一位支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特别看好政府项目中现金流好的项目,如基础建设、PPP项目、产业基金等。“基建类项目上海本地不太多,我们都和中介机构合作去外地抢项目。”

 

  政府项目并非完全没有风险,武汉一位支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,之所以看好政府项目,一方面是政府信用,有源源不断的税收作为还款保障;另一方面从从业人员的考核角度来看,即便政府项目违约也不会对业务人员问责,而且轨道交通、高速公路等政府项目动辄10年、20年的期限,对当事业务人员不会有负面影响。

 

  竞相争抢下,国企、上市公司以及政府项目变得尤为珍稀。

 

  “基建项目我们也很想做,但有时候又做不下来,同业争抢,一般都要在基准利率下浮不少,我们要看综合收益。”一位城商行分行行长表示。对此,上述浙江某分行行长认为,表面看是否开展业务与融资利率相关,实质上是看银行的资源整合能力,全牌照的银行开展业务时更多考虑综合收益,融资利率只是其中一个参考因素。

 

  同业、投行业务成发力点

 

  银行业利润增长仍在持续放缓。银监会统计显示,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,商业银行当年累计净利润13290亿元,同比增长2.83%。与过去动辄两位数的利润增速不可相提并论。此外,2016年三季度商业银行平均资产利润率为1.08%,同比下降0.13个百分点。

 

  “我们的新方向,就是多途径拓展利润来源。”江苏某分行行长表示。以该行为例,2016年鼓励开展投行业务,“投行项目是中间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,做的越多越好,有项目了就包装推荐给省分行。”

 

  该行长介绍,短融、中票等投行项目不仅自己做,也开放与外界机构联动合作。在大型项目上,该行联合政策性银行及同业进行银团贷款。此外,当地有几家城商行,作为实力较强的大型银行,较多开展同业业务,为此省分行还专门成立金融市场部。

 

  当银行侧重上市公司以及大型企业客户时,客户综合服务需求更加突出。多位银行行长介绍,大型企业客户较少通过信贷途径融资,而是通过发债、定增等直接融资渠道,要求银行根据市场情况调配租赁、信托、券商等多渠道资源安排资金,因此投行业务成为主要业务之一。

 

  上述浙江某支行行长介绍,过去客户经理考核与存款挂钩,而现在更重视如何通过中间业务等综合服务留住客户。”投行业务做好了后客户的托管账户肯定在我们这儿。“

 

  “同业业务是我们支行今年的(2016年)主要利润来源。另一块是投行业务,依托总行、省分行的项目提供本地的支持。”广州某支行行长介绍,其他客户和业务基本维持现状。

 

  “PE、VC等机构针对上市公司发起的并购很多,之前主要在海外,但现在资金出境处于高压状态,企业这方面的需求会转向国内。”沪上一支行行长表示。

 

  此外,新型科技企业也被个别银行行长青睐,成为收紧小微企业融资下的一抹亮色。“我们和地方政府合作,只要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认证的企业都可以入池,提供股权质押贷款。政府有风险备用金对违约提供补偿,目前还没有逾期。”上述广州某支行行长介绍。

 


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 | 关于我们 | 入会申请 

Copyright ◎ 2014 南阳侨商会 版权所有 2014 豫ICP备12061397号
地址:南阳市人民北路华东新村1号楼610室 电话:(0377) 66668888 邮箱:70653345@qq.com;945734560@qq.com
建议IE7.0 1024*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